旅游新闻

文苑丨谣言如何毁灭一个人

时间:2021-09-10 14:5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此文引起强烈关注,许多正义之士群起发声,更有甚者人肉了罗某及其家人的个人信息,罗某数次发帖辩解都被斥为狡辩、洗白。 不料才过数日事态峰回路转,梁某委托律师发布一则声明,称罗某并未强奸自己,向公众和罗某及其家人道歉。 众皆哗然,又调转枪头指责

  此文引起强烈关注,许多正义之士群起发声,更有甚者“人肉”了罗某及其家人的个人信息,罗某数次发帖辩解都被斥为狡辩、洗白。

  不料才过数日事态峰回路转,梁某委托律师发布一则声明,称罗某并未强奸自己,向公众和罗某及其家人道歉。

  众皆哗然,又调转枪头指责罗某为满足一己之私利用大众同情心,或将导致女性维权之路更加艰难。

  近日,公安机关已展开调查,北京互联网法院也已受理罗某与梁某等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

  当事人罗某则称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还在网上放了一张电影海报,这部电影,叫做《狩猎》。

  男主卢卡斯是一名幼教,十岁的小女孩克拉拉是他的学生,也是好友的小女儿。克拉拉因卢卡斯偶尔的关照心生爱意,遂向其隐秘告白。

  卢卡斯当然婉拒,恼羞成怒的克拉拉在课后拦住幼儿园园长告状:“卢卡斯摸了我!”

  恰巧此前克拉拉的哥哥让她浏览过色情网站,她进一步描述:“卢卡斯让我看了他的生殖器!”

  惊魂不定的她对克拉拉的童言稚语深信不疑,翌日让不明所以的卢卡斯回家休息,请来心理医生对克拉拉进行封闭式提问。

  园长瞒着回家待命的卢卡斯,先是召集幼儿园其他老师,再邀请包括克拉拉父母在内的所有家长,和心理医生一起将卢卡斯的“罪行”公之于众。

  卢卡斯在一夜之间成为过街老鼠,他去找园长解释,她避而不见;他去好友家想让克拉拉出来解释,却被好友赶出家门;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蔑视他、唾弃他;他为证清白的一言一行,被人们往恶意的方向曲解。

  谣言就像瘟疫一样从家长蔓延到孩子们身上,孩子们告知家长被卢卡斯触摸过身体,共同指认卢卡斯在住宅修建了专用于猥亵孩子的地下室。

  人们终于报警,电影里的侦查机关尽职尽责地拘留了卢卡斯,在依法搜查其住宅之后发现了一个与儿童证言相悖的事实:卢卡斯的家里并没有地下室,一切不过是孩子们相互传播流言后的幻想表述。

  小镇居民不能接受卢卡斯无罪释放的结果,他们开始行动——有人打破了卢卡斯住宅的窗户,有人杀了他的狗,有人将他打得头破血流。

  当树叶藏于树林,水滴藏于大海,攻击卢卡斯的个体隐藏在群体之中,其具有的隐蔽性和不特定性使得卢卡斯更难追究这些人的法律责任。

  在电影结局里,克拉拉的父亲分辨出女儿说谎的事实,替卢卡斯澄清了猥亵儿童的谣言,卢卡斯终得以与小镇居民和平共处。

  一年后卢卡斯出席儿子的成人礼,按照镇上风俗,成年男子都可以去森林狩猎,当卢卡斯独自漫步林间,一记冷枪射在他脑后的树干上,卢卡斯仓皇回望,逆光下的射击者匆忙离去。

  卢卡斯涉嫌违法犯罪,园长和医生大可以报警,依照法定程序,若经侦查明确其有罪,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交由法院判决。

  当他们的理性被对“罪犯”的愤怒与对孩子的同情裹挟,在内心道德上给卢卡斯定罪判刑,在现实社会里广泛传播虚假事件,极大地降低了卢卡斯的社会评价,给其带来不可磨灭的精神损害。

  克拉拉的造谣若没有这两人的推波助澜,卢卡斯的人生也不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的社会名片本就具备影响力,本人应当知道自身话语的力量, 却滥用公众影响力传播没有定性的事件,煽动民众或孤立或攻击一个公民。

  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若笔者是卢卡斯,必定会像前文起诉梁某的罗某,以涉嫌诽谤罪或损害名誉权为由起诉克拉拉一家、幼儿园园长和心理医生,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二、人们根据自己选择相信的“事实”做出的打击行为,是正义之举还是涉嫌违法犯罪?

  有些人会存在一种朴素的价值观:既然法律武器惩罚不了心中认定的罪犯,那就由我们来替天行道。

  就如米尔格拉姆的服从实验,服从园长和心理医生权威的个体,转嫁自身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不考虑行为的后果。

  在罗某造谣梁某强奸一事中,网络对现实的阻隔更是淡化了声讨者做出伤害行为的情绪。

  为了惩罚罪犯转变成犯罪嫌疑人,从维护法律权威者变成践踏法律权威者,这何尝不是一种荒诞?

  MJ因某男孩父母的控诉被扣上“恋童癖”的帽子。英美法系遵从无罪推定原则,然而当年全美媒体和受理案件的检察官在真相不明的情况下众口一词,断言MJ有罪。

  在民众口诛笔伐持续妖魔化MJ的大环境下,MJ未公开的全球巡演被取消,与不存在的“被害人”民事调解赔偿了数百万美金,甚至罹患了抑郁症,直至死亡都不曾摆脱恋童癖的污名。

  他去世不久,已成年的当事人小男孩才公布真相——过去种种全是我父母的谎言!

  全美媒体和民众又纷纷怀缅MJ,仿佛他们从来都相信MJ不是恋童癖。然斯人已逝,媒体和民众又如何能够弥补之前对他的伤害,就像一场滑稽的大型表演,而主角已不在其中。

  遇到不公之事,公众会被愤怒左右实属平常,但没有亲眼所见、没有客观证据,仅凭只言片语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真相,从而对他人做出过度偏激的行为,这不是一个健康的法治社会应有的现象。

  司法正义要求 “不放过一个坏人,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建立一个健康的法治社会,还需要司法人员面对案件时秉承客观公正的立场,防止以道德代替法律,维持理性判断。

  假如司法人员办案受情感或舆论导向,预设立场又罔顾是非,也许我们将要面对无罪推定原则被推翻、法律权威被挑战的后果。

  最后,设身处地而论,如果你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没有做过任何坏事,人人却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给你定罪并口口相传,由此肆意冷待、谩骂甚至殴打,你待如何,是沉默不语,毁誉由人;还是奋起反击,直言澄清?

  你想象过吗?如果你做出选择,人们的行为模式会发生变化吗?人们会在日升月落春去秋来之间,在你的静默里窥见真相放弃声讨吗?或是会因为你的澄清无条件地相信你并深表歉意吗?

  你我都可能成为电影里看不清面容的射击者,让子弹飞一会儿,有时并不是坏事,大家觉得呢?



Power by DedeCms